關於我們的愛情故事《二部曲:There is no fear in LOVE》

Posted by Hannah Hsu on

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  (約翰一書4:18)

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  (約翰一書4:18)


  • 一顆失去盼望的心

其實在我和恐婚男分手後,我對感情是沒有任何盼望的,我覺得或許有些人註定這輩子不會遇到所謂的「真愛」,既然遇不到真愛,上帝也不一定會為每個人都安排一位「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如此,那我不如就找一個還能相處的人,至少對方經濟条件不要太差,能安穩過生活,這樣就足夠了。對當時的我來說,愛不愛對方也已經無所謂了。

因此,在跟丁先生交往前,曾經答應短暫跟一個主動追求我的北京男交往。那段交往回想起來,談不上所謂的愛情,當時只是覺得,竟然遇不上真愛,只要對方經濟條件OK,對我還不錯,就算我不愛對方我也無所謂,反正我只管把我自己過得開心就好了。

只是,這個短暫交往的北京男,在跟我父母第一次見面後,就露出了真面目。對待我父母親的態度惡劣、荒謬,甚至在我提出分手時,出言恐嚇要對我不利、要毀了我。(沒錯!我對感情已經夠心灰意冷了,竟然還遇上了「恐怖情人」,唉唉唉~)

故事說到這,我想連很多熟悉我的朋友,都不一定能夠看得出來,當時外表盡可能裝作堅強、開心的我,其實內心卻消極、心死,而且一點也不快樂。加上長輩偶爾對我結婚的提問和催促,那段日子,我彷彿只是想將人生必經的過程(結婚)盡快完成。反正婚姻、愛情、人生,不過也就是這樣子吧?

當時的我一直在想,我或許就是註定這輩子要「情路坎坷」吧?

「失去盼望」絕對比「心痛」還要來得更可怕。


  • 原諒

因為丁先生那晚在噴水池旁的鼓勵,讓我早已掉入深深深淵且「失去求生意志」的心,彷彿再次能夠感受到一絲絲的溫度。當時的我想,或許,我還能夠有那麼最後一丁點兒的力氣,我能夠再次伸手摸到「盼望的光」。

回到台灣後,我迫不及待地去買了丁先生推薦的書「一路愛到底」(Keep your love on 中文版),只花了短短一星期,我奇妙地被上帝修復了因為過去感情而受傷的心,同時,我也開始願意原諒傷害過我的人,並且寫下一封封信去跟這些傷害我的人道歉,並且告訴他們我願意原諒他們帶給我的傷害。最後,我嘗試學習去「原諒上帝」,因為這麼多年來,在我心中,最最最怨恨的,其實不是傷害我的那些人,而是是寫下這「情路坎坷」劇本的上帝。

我記得有一天,當我跟丁先生分享我對上帝的憤恨時,丁先生告訴我,上帝對我的愛,就像我對斑斑(我家的貓)一樣。當我正看著剛結紮回家的斑斑,麻醉醒後痛苦的哀嚎,其實我的心也很痛,當我看著他明明傷口還沒好走不穩,卻硬是要下床一跛一跛的走著。我的心很痛,我想要他復原後再自己走,但斑斑卻不聽話,雖然我很想代替他承受傷痛,但是我沒辦法,我能夠做的,就是跟在明明受傷卻一跛一跛走路的斑斑身旁,陪著他,等待他痊癒。

丁先生說:「這樣的愛,就是上帝對妳的愛,就像一個父母親對孩子的愛。看著妳經歷這些必經的成長過程,其實祂的心比誰都不捨,但是祂無法代替妳承受這些痛,所以祂能夠做的,就是持續愛妳、看著妳、靜靜地陪伴著妳。上帝從來沒有離開過妳,也沒有忘記過妳,祂在陪著妳走過這些必經的陣痛。」這一番話,讓我大哭了。原來我對上帝的不諒解是因為我一直嘗試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走,就算遍體麟傷,我還是硬要靠自己的力量不停的走。而上帝,自始自終都沒有離開過,祂一直都在,陪伴著我。

我記得那一天,我獨自一人在工作室,趴在椅子上大哭,我跟上帝說:「對不起」。當時,我感受到彷彿有一雙手放在我的頭上,摸著我,而我則是像一個小孩子,趴在上帝的腿上那樣哭泣。

我想,「原諒」的力量真的非常的強大,因著原諒了上帝、原諒了傷害我的人,我心中再次被愛充滿,我的心好像再次可以自在的呼吸,我的心終於不會在隱隱作痛了,我的心對愛情終於可以再次感受到無比的盼望。這一次,我真的可以感受到,我的心再次「活!了!過!來!」

我無法形容,當時的我心中有多喜樂,比中了樂透來要欣喜。我可以感受到了我早已失去多年的喜樂,我想,我受傷的心終於自由了!也痊癒了!我終於可以再次擁有「愛人」和「被愛」的能力了!

當一顆心終於可以自在地呼吸、終於不再被怨恨所綑綁時,這顆心才準備好再次去「愛人」和「被愛」。

「當你預備好(一顆自由的心) 時,上帝才會將另一個也預備好的人,帶到你的面前。你們才會相遇、認出彼此。」

或許,因為我的心預備好了,所以,上帝讓丁先生和我再次相遇,並且讓我們之間開始發生許多不可思議的「應證」。


嚴格來說,丁先生並沒有追我,他只是一直在鼓勵我,幫助我與上帝、與他人和好。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回想起了曾經,多年前,一直重複做過的一個夢。根據他的說法,夢裡,他看見了他未來的老婆,正在廚房做著甜點;又有一次,夢見她未來的老婆正在教著一群小孩子。他說那些夢很清晰,而且他有種強烈的感覺,他知道夢中的那個女人就是他未來的老婆,只是每次醒來,怎麼努力也想不起未他來老婆的臉,只記得大概的身材和身高。

當丁先生把這個夢告訴我時(用訊息文字),我心中第一個反應是:「嘖嘖~ 這種泡妹的伎倆,也太!爛!了!吧!呿~~~ 姊也是有多次戀愛經驗好嘛!甚麼妳出現過在我夢中,這種超瞎台詞也說得出口!瞎爆了~!!!」(小小爆料一下:因為丁先生從沒有交過女友,所以會說出這種超瞎把妹台詞,我也是能夠理解的啦~哈哈哈~ )

我當時回復他:「額…你…該不會是在說我吧…如果真的是上帝安排我們是命中注定,這種事也不能憑你說『你就是我夢中的那個未來的老婆』就算吧!如果上帝真有這種安排,祂會給我『Sign』(預兆)。」

從那天開始,我半信半疑的,為了這個男人口中的「夢」跟上帝「求應證」。

2010年的7月,丁先生遇見我的4年前,他曾寫下的一篇日誌,寫著他夢中的那個「他一直在等待的女人」。

2010年的7月,丁先生遇見我的4年前,他曾寫下的一篇日誌,寫著他夢中的那個「他一直在等待的女人」。


  • 不可思議的應證

接下來的兩星期,我陸陸續續跟上帝求了六個應證。因為每次我求的應證成真後,我就會認為那只是巧合,所以我又求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

至於求了些甚麼應證呢? 我一開始心裡默默禱告「如果他夢想中的結婚地點跟我我想得一樣的話」、「如果他夢想中的蜜月旅行地點跟我想得一樣的話」。結果,有一次聊天,丁先生竟然告訴我,他最希望可以在「海邊」結婚!他最想去的蜜月地點是有海的地方,比如「馬爾地夫」!

但是,這種應證好像還是讓人充滿懷疑?應該很多人都幻想在海邊結婚吧?也很多人想去馬爾地夫?這些都可能只是巧合吧?恩~我還是求點別的應證好了!而且要困難度很高的那種答案。

當時,有一對教會的新婚小夫妻告訴我,女生因為不確定兩人是否就是上帝所預備的那一位,所以當時女生也跟上帝求應證,求的是一句聖經的經文,結果老公果真在他禱告完後突然對她說出了那句經文。而且,他們也聽過另一對朋友的見證,也是女生求聖經中的某段經文,給男生一個月的時間禱告,最後男生說出的那段經文,也正是女生當初求應證禱告的那段。

我聽完了這對小夫妻的見證後,我心中就下了決定!好!我也要來求一句聖經裡的經文,如果真的是上帝所預備的「Mr. Right」,那丁先生會在一個星期內,對我說出這句經文。

當時因為對未來充滿了疑慮跟恐懼,所以我就從聖經中挑了一句:「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約翰一書4:18)」

54.jpg

我選定這句經文後,我並沒有告訴丁先生(廢話!當然不能告訴他啊!),可是我有告訴我幾個好姊妹,也告訴了噗媽。並且,我為了證明我不是之後成真才「放馬後炮」,所以我當天將那句經文貼在FB上面,並且設定成只有我一個人才能看到,還截圖存證。

刺激的度過幾天,丁先生甚麼經文都沒有對我說,甚麼事都沒發生……我開始想,可能之前的一切都是巧合吧?

就當我開始懷疑時,奇妙的事情在五天發生了!那天,我突然看見丁先生發了一則FB狀態,狀態的內容如下:「There is no fear in love. But perfect love drives out fear, because fear has to do with punishment. The one who fears is not made perfect in love. (1 John 4:18)」

53.jpg

天啊啊啊啊啊~~~~ 阿娘威~~~~~ 歐買尬~~~~!!!!!!!!!!!!!!!!!!!! 再多的驚嘆號也不足以呈現我當時有多驚嚇!!!!! !!!!! !!!!! !!!!!

我將丁先生的狀態截圖下來,發給了告訴我見證的那對小夫妻,也告訴了我的好姊妹,告訴噗媽! 這…這…這真的是上帝給我的回應嗎?一整本聖經,有那麼多經文,他竟然在一週內貼了跟我心中求的那句經文,一模一樣的經文,這難道就是上帝給我的回應嗎???!!!是嗎?!!!

其實當時的我還是不太敢相信,所以我想要繼續跟上帝求第七個應證。後來,「那對小夫妻」告訴我,神給我們應證,是要幫助我們有信心去下決定,而不是像算命(筊杯)一樣,一直無止境的問祂「Yes or No」。上帝給我們自由意志,就是要讓我們自己去做選擇,但是上帝卻要我們知道,這個選擇後的一路上,是祂在看顧。即便未來的某一天,當倆人的婚姻遇到瓶頸時,一起回頭去想想那個「微乎其微的機率」下發生的應證,便能夠看見上帝的手和祝福在當中,因此而珍惜彼此、牽緊彼此的手,這才是「應證」存在的目的。


  • 信心的決定

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自己膽子真的很大,而且當時對上帝的信心也很大。我竟然因為相信了這個應證,所以就決定要和丁先生交往。一個我當時根本不熟也不來電的一個人。

雖然決定交往了,但我心中還是有很多的懼怕和沒安全感。最主要的原因來自於,丁先生的經濟狀況讓我非常擔心。從高中就開始半工半讀的丁先生,獨自一人扛下了吃重的房貸和家中所有基本開支,這樣的狀況,讓我很擔心他是否能照顧好我?

我將這個不安的疑慮和我一對住在英國的「屬靈父母」(Spiritual Parent)分享,我的「心靈導師」 、「屬靈媽媽」」Wendy告訴我:「一個男人有沒有錢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沒有『好的品格』。如果他是個對家庭有責任感的男人,就算自己再苦再累再餓,他也絕對不會讓家人餓肚子。

我被Wendy的話大大的鼓勵,我也想起了我這對「屬靈父母」的婚姻見證,和他們的愛情故事。我記得Wendy說她嫁給她老公時,老公不但沒錢還剛剛被公司開除,兩個人帶著積蓄一起飛到英國去當窮留學生,當時身邊有許多姊妹要她再考慮考慮「這個男人」,但是Wendy說她當時信心非常堅定:「我會成為我丈夫的祝福!上帝會因著我的信心、因著我的緣故,讓我的丈夫被大大的祝福。

我想到了現在人人稱羨的Wendy,在英國不但有著寵愛她的老公、有溫馨美麗的大房子、還有許許多多愛她的屬靈孩子們。我微笑了。

所以,我做了這個決定:「我要成為我丈夫的祝福,上帝會因著我的信心,祝福我的丈夫。」

89513.jpg

  • 愛上你

一位神預備給你的另一半、一位合神心意的另一半,不會將你領到自己的面前,一直告訴你他有多好、多優秀;而是將你帶到上帝的面前,一直告訴你上帝有多好、上帝如何的幫助他成長

所以,你可以透過他(她)看見上帝的榮美,而不是看見他(她)的美(帥)。

我記得,這是我當初第一次被丁先生所吸引的關鍵,我當時告訴他「我彷彿可以從你身上看到上帝」。而我,好像也是因為這樣開始愛上他的!


  • 飄洋過海而來

剛交往後沒幾天,其實我就開始反悔了,我過往的感情經歷,讓我常常會被這些過去的恐懼控制住,我會將這些恐懼「套用」在我和丁先生的新感情和關係中。常常在「信心」和「恐懼」中反反覆覆的我,讓丁先生也很不好受,隔著太平洋的他,不知道該如何給我安全感和安慰,所以他做了一個決定:「飛來台灣看我」。

做了決定的當晚,他就開始查機票,隔天就跟公司請了10天的年假,用他本來就不多的積蓄買了一張一週後出發的旺季機票。

一週後,這個「為愛瘋狂的男子」竟然站在桃園機場的第二航廈跟我揮手。

第一次,有一個男人如此不顧一切的為我付出,只為了讓我有足夠的「安全感」繼續走下去。

一個擁有100萬,願意給妳1萬的男人;一個只有100塊,卻願意為妳付出99塊的男人。你會選擇哪一個呢?對我來說,丁先生就是那個願意給我99塊錢的男人,雖然他自己擁有的不多,但他總是願意給我和家人最好的。

在台灣的10天,我跟丁先生總算第一次能夠手牽手出門去約會、談戀愛。

記得,我們一起去高雄玩的那天,突然下了好大的雨,我們被困在夜市的攤位,看著雨下不停,丁先生獨自淋著大雨衝去便利商店為我買了雨衣回來。那一次,我心中確信了這個男人一輩子都會保護我,不會讓我受委屈。直到如今結婚了,他還是那個在大雨中為我擋雨的男人,只要天氣冷,他總是會把外套脫給我,天冷購物回到家,他也會要我快點進房去吹暖氣,車上的東西交給他搬就可以了。

 

丁先生回美國的那天,噗媽竟然在家門口抱著他哭了。噗媽說:「你感覺好像我兒子一樣,捨不得。嗚嗚嗚~~~~」(我跟噗弟站在旁邊看到這幕都傻眼了!哈哈哈哈哈!竟然10天收買丈母娘的心,我強烈懷疑丁先生絕對有在噗媽的早餐裡下藥!)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